TXT下載

第102章 小白已不知去向

作者:來不及憂傷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金針花和菊芋都是根莖,野葫蘆瓜則是瓜苗,這是從一株已經長出一個小葫蘆瓜的植株底部分出來的小苗,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金針花和葫蘆瓜都算得上是菜類,而菊芋,就可以算是介于菜類與主食類之間了。

    菊芋這東西的植株外表長得和葵花有點像,要不是云不留見識過這東西,甚至家里曾種過這東西的話,還真會把它當成葵花。

    當然,如果是葵花的話,他更歡喜,可惜不是。

    它的根莖可以用來煮著吃,也可以用來熬粥,甚至還可以腌制成咸菜,口感爽脆,吃起來有點吃泡菜的感覺。

    除了這三種之外,另外還有幾種草藥,其中就包括化骨草。

    這些草藥,有些比較稀有的,他也準備靠自己種植,平時要是能在山里找到,那自然最好。要是找不到,那自己培育也可以。

    不過,當這些植物被他種下之后,他便覺得,明天需要給這塊地編個籬笆了,免得自己沒在的時候,被那些鵝村傻勇們給禍禍了。

    種下這些東西之后,他又回去看了眼灶火。

    發現石鍋里的肉還沒有徹底燉爛之后,他又回到那塊地上,將山蒜和野生姜,以及苦菜周圍的雜草給清理干凈。

    一邊清理著雜草,他一邊自嘲地笑了起來,“原本還以為不會再回來了,誰想兜兜轉轉,居然又回到了這里。”

    等那些雜草都清理干凈之后,云不留看了眼那些苦菜,覺得明天可以先擼一波這些苦菜了,去年的苦菜干還剩有不少,應該把它們先解決掉,否則放久了容易變柴,一變柴就不好吃了。

    ……

    忙完之后,云不留回去洗了個手,沖了下身子,又將還在池中玩水的小奶虎抓了過來,幫它將身上的泥漿洗凈。

    在云不留替它洗澡的時候,小家伙也有些不老實,時不時的甩動一下自己的身體,將身上的水珠甩得四處飛濺。

    直到云不留威脅它,再皮就不給肉吃后,它才變得乖巧起來。

    當他帶著小奶虎回到石灶邊上時,天色已經擦黑,小毛球很準時地將它的陶盆從山洞里拎了出來,然后端坐在石鍋旁邊等著。

    而反觀小奶虎,則是一臉懵逼地看著小毛球和云不留。

    顯然,在這方面,小毛球更成熟一些,也更為聰明。

    當然,也可能是小奶虎還小,半年前的記憶,在它這里,根本已經模糊不清了。

    于是,云不留跑回山洞,將平時小奶虎用的木盆拖了出來,然后和小毛球的陶盆一起,拿到引水管那里刷洗干凈。

    之后,他用骨刀在石鍋里將那塊煮熟的肉干分出一塊,放到小毛球的陶盆里,又切了一段給小奶虎,分別給它們妥了勺肉湯。

    剩下的,云不留往鍋中加了點鹽之后,就自己笑納了。

    “奇怪,這天都要黑了,小白怎么還沒有回來?”

    他邊吃邊說,心里頭多少有些擔心起小白蛇來,雖然他知道小白蛇其實很不凡,但依然還是免不了會擔心。

    特別是想到,它會不會已經死了?

    呃!

    云不留搖了下頭,將這個想法拋諸腦后,畢竟那條小白蛇可不是普通的小白蛇,能夠放毒霧,身上的透明刺鱗和尾鰭極其鋒利。

    怎么看都不像普通貨色的樣子,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掛掉?

    而且,它要真有什么危險的話,湖中可能是她父母的大怪獸,能眼睜睜看著它犯險嗎?肯定會出來解救它的吧!

    但直到他將半鍋肉湯和肉都消滅掉,也沒見到小白蛇回來。

    可他除了默默等待之外,似乎也沒有其他什么辦法。

    他在露臺邊上點起了個火把,將兩條竹椅從小竹樓里拎出,擺放到露臺上。竹椅的表面已經布滿了灰塵,他直接將竹椅扔到池塘里浸泡起來,準備明天洗洗曬曬。

    好在沒有被蟲子蛀掉,這點讓他有些欣慰。

    他在一樓的大廳里點上一陶盆艾草屑,然后將小竹樓的前后兩扇竹門都關緊,讓艾草燒出的煙霧驅趕一下小竹樓的蟲蟻。

    盤膝坐在露臺邊上,旁邊趴著小奶虎……如今它其實已經不能再叫小奶虎了,怎么說也是有**個月大的虎崽子了。

    一身金橘色的條紋,看起來相當漂亮。

    他躺靠在小家伙的身上,翹著二郎腿,拿出骨笛,輕輕吹奏起來。

    一首《西海情歌》送給這蒼茫大山。

    當初喜歡上這首歌的時候,其實一開始并不是喜歡上歌,而是喜歡上視頻中配的那些美景,玉龍雪山,洱海,西雙版納……

    藍天白云漫漫,青山綠水漾漾,古木山林幽幽……

    雖然他最終也沒有去過那些讓他覺得美呆了的地方,但他還是忘不掉曾經把他驚艷到的那些俯拍鏡頭。

    然后連著那首笛聲版的《西海情歌》也喜歡上了。

    當初學吹笛子的時候,也曾在網上下載過曲譜自己學。

    當然,說是這么說,但吹嘛!其實就是蝦幾把亂吹罷了。

    自學成材的例子肯定是存在的,但就音樂這方面,似乎并不包括他云某人在內。

    當初學了一年多,也沒學出個所以然來,反倒是吉它還能彈一彈。

    可惜自己喜歡的小姐姐不喜歡自己,最終他只好放棄了。

    在這黑夜里,在這深山之中,骨笛聲悠揚,卻是不知不覺間讓人沉浸下來,讓這原本幽靜的夜,更顯寧靜。

    從這一點來看,他的蝦幾把亂吹,還是有幾分功力的。

    一曲吹奏結束,云不留起身來到門邊看了看,發現還真有不少蟲蟻被艾草煙從竹樓之中趕了出來,好在沒有蛇類或蜈蚣之類的毒蟲。

    為了沖淡一下樓中艾草的氣味,他又刮了點香木粉,放到焚香爐里點上,一樓和二樓都放上一個。

    一個小時后,云不留躺在黑虎皮上,默默聽著竹樓外各種聲音匯聚成曲,勾勒出這黑夜中的山林。

    遠處林間的夜梟聲,近處湖中湖水的嗚咽聲,綠茵中的蛙鳴聲,偶爾還有一兩聲鵝村傻勇的鵝鵝聲……

    在這自然之聲中,他默默進入夢鄉。

    直到感覺到有東西壓在身上,他才從夢中驚醒。

    ps:新的一周來了,感謝大家上周的大力支持!周一,求張票票壓壓驚,爭取這周也有個好名次,謝謝大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山野閑云》,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双色球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