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093 碾壓性的勝利

作者:賣包子的包子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趣閣]

    https://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嘿,你到底行不行啊?再不趕緊跑,終點馬上就要到了。”

    林飛宇越發得得意,都有功夫開始嘲笑去了。

    “抓穩了!”林安卻是大喊了一聲,身子又弓下來了些許,看著前頭的距離,開始發力起來,一只手抓著馬繩,另一只手握著馬鞭,洪武有力地甩了下來,帶動著馬的節奏一下一下地甩在了馬屁股上,馬的速度立馬提升起來不少。

    林飛宇瞧著,也趕緊動了自己的馬鞭,跟著加快了速度。

    “想不到嘛鼻涕蟲,你比我想象的可厲害多了,我還以為你只是會騎而已,沒想到還真有兩下子。”

    “我會的東西多了,這個只是小菜一碟。”

    林安絲毫不著急,一邊揮舞著自己的馬鞭,一邊還有功夫回上林飛宇的話。

    林飛宇原本還想再嘲笑回來,可是眼瞧著林安的馬馬上就要追上自己,又只得趕緊把心思都放在騎馬上。

    不知道為什么,明明是自己在讓著她,他還感覺自己很是游刃有余,可是這會子這女人開始發力起來,他突然覺得有些吃力了,得使足了勁才能剛剛好將她甩在后頭,但回頭看著她,卻還是那副輕松的模樣,好像根本就沒有多使勁似得。

    怎么回事,在前頭的人是自己,可林飛宇就是覺得他好像處在了下風。

    林飛宇終于沒有了嘲笑的心思,手上握起了馬繩,皮鞭一下一下有力的甩了過去,打在馬身上用力得很,催趕著自己的馬向著終點飛奔而去。

    他的那些小心思一下子落到了林安的眼睛里,唉,說他嫩了點,他還不信。才這么一會兒的功夫,他就已經有些自亂了陣腳,甩馬鞭哪是力氣大就夠的,如果和馬的腳步節奏不夠一致,越是用力只會越是打亂馬的步伐,對加快馬的速度可一點作用都沒有。

    林飛宇不懂其中道理,林安卻是深諳其道,看著前頭快要到了終點,嘴邊的笑意便是漫了上來,“小家伙,加油,我可不等你了!”

    她話說著,又是幾馬鞭下去,馬蹄撲騰著朝著前頭而去。

    差距,越來越近了……

    林飛宇越發得開始使勁,可是不管他怎么揮舞馬鞭,馬的速度就是提不上去,眼睜睜地看著林安的馬頭終于超過了自己,僅僅多出了一個馬身的位置,率先到達了終點。

    林安闖過終點,手上的馬繩一勒,身下的馬前蹄高高地抬了起來,仰天長嘯了一聲,就坐在馬背上的林安回過頭,束起的青絲飄逸而揚,連臉上的笑容都變得颯爽英氣起來,“怎么樣小家伙,你輸了。”

    林飛宇跨過了終點,也勒緊馬繩停了下來,看著那在半空中英氣無比的自家姐姐,忽然都覺得有些愣了神。

    他看著這幅場景,只感覺好像看到里頭的女將軍從畫本上躍了出來一般,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帶著萬丈光芒掩蓋了周圍所有的視線,那樣說不出的英武帥氣。

    天吶,這還是以前他認識的那個鼻涕蟲四姐姐嘛。

    “哇!四姑娘好厲害!”

    “娘親真棒!”

    看臺那邊,吃著東西乘著涼的兩個林安小粉絲都忍不住跳了起來大聲喊著,這頭林飛宇和他的下人們卻都是低沉著腦袋。

    “六哥兒……”

    那守在終點的下人嘴里的話都有些猶豫,不知道該怎么說出口。

    “行了,你們不用說了,我知道我輸了。”林飛宇總算是回過了神,臉色開始變得沮喪起來。真該死,剛才他腦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明明是自己大意輕敵,在剛開始的時候也不緊著拉開距離,一直讓著她,才會到后來讓自家姐姐有了追擊的機會。

    他居然還在那兒長她家士氣滅自己威風。

    林飛宇嘴里的話立馬變得有些酸了起來,“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輸了一局嗎?說好的三局兩勝,這一句是我讓給你的,我可不想你輸的太難看。”

    “好,只要你承認你輸了,你說什么便是什么就是。”林安可不跟小孩子賴皮,由得他去占占嘴上便宜。“說吧,下一局比什么,規矩還是你定。”

    “不比賽馬了。”林飛宇聽著,趕緊轉了話題去,確實是他大意了,沒想到自家姐姐的馬上功夫這么好,雖然這一次前頭是他讓了些許,可話說回來,要是真認真比起來,林飛宇也沒有那個絕對勝利的信心,還是不比賽馬的好。

    “我們比射箭,對,就比這個!在馬上射箭。”

    林飛宇腦子里一下就冒出了這個主意,就算她有那么點本事,可射箭總是女孩子家不會的吧,在這上頭,他還不是贏得輕而易舉。“對,第二局我們就比馬上射靶!”

    規矩也簡單得很,箭靶就放在了馬場的中心,從馬場旁邊的跑道上一路騎馬跑過去,自己選擇適當的時機朝著箭靶射箭,射中箭靶的分籌高者勝。

    “可以,比幾箭?”

    “三箭,分籌算總分。”

    “行,誰先開始?”

    “我來!”

    在這種事情上,林飛宇還真是毫不客氣,他小時候學武功的時候,跟著也學了射箭。就算這騎馬的功夫是無師自通差了那么一點,但在射箭上他覺得自己一定不會輸過四姐姐,“我先給你打個樣,讓你看看我的本事,給你一個趁早認輸的機會。”

    都到這時候了,林飛宇還是沒改了這得瑟的壞毛病。

    把狠話放出了口,林飛宇再次上了自己的馬,從一旁的侍從手里接過了弓,又把箭囊綁在了馬身上,雙腳夾緊馬繩一拉,便是朝著前頭跑了過去。

    這一次跑起來,他的速度倒是放慢了不少,看來不像第一局的時候那么掉以輕心了,也知道該謹慎一些。

    林飛宇臉上的吊兒郎當也全然不見,眼睛死死的盯著前頭的箭靶,眼瞅著馬的位置快要跑到了最佳射箭的地方,左手握緊了弓,右手松開馬繩騰出來,從箭囊里抽出了一支箭,眼疾手快得瞄準了箭靶,也沒有多少猶豫的功夫,便是朝著那邊射了過去。

    干凈利落,射到了箭靶的九環位置。

    “不錯嘛。”在不遠處看著的林安都忍不住替他夸獎了一聲,他還以為他的射箭技術就跟他打架和騎馬一樣,都只是嘴上會說,沒什么真本事呢,沒想到在射箭上頭,他還是有幾分能耐的,應該是跟著師父好生學過,這射箭的姿勢很標準,準度也不錯,射箭上的功夫算是不錯了。

    的確有些讓林安刮目相看,看來自己這個六弟弟也不是跟想象中的那些闊綽公子一樣一事無成嘛。

    當然,林安卻不知道,林飛宇愿意把心思放在這射箭之上,只不過是因為在各種馬球會、或是公子小姐們一起的聚會上,射箭就和馬球投籌一樣,都是經常會比賽的項目。越是在上頭有兩下子,便越是能碾壓其他的公子哥,得到那些小姐們的歡心和稱贊。

    林飛宇就是喜歡這種所有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的感覺。

    若是林安知道這一點,估計都要生生把自己剛才的夸贊給收了回去。

    眼瞅著,林飛宇毫不著急,只間或歇了一下,看準箭靶的位置,第二箭和第三箭便跟著也射了出去。

    不過這小子經不得夸,后面的兩箭明顯就不如前頭了,雖然也射在了箭靶上,不過一個七環、一個五環,比起第一箭可差得遠了。

    但對于林飛宇來說,這個成績已經是很不錯了,聽著那頭的下人帶著分籌跑了過來,林飛宇的眉頭都快要揚到了天上,“鼻涕蟲,忘了告訴你了,我射箭可是很厲害的,上回在避暑時候比賽射箭,我就是投籌,這一次可比上次的成績還要高出了一分,怎么樣,要不要直接認輸?”

    不是吧?

    林安忍不住哼笑了一聲出來,一共三箭,中二十靶分的成績都能在那些個公子哥里拿投籌,看來果真都不怎么樣。想來也是秦胥白他們那種沉穩些的公子爺不愿意跟他們這幫小孩瞎胡鬧,才讓林飛宇能這么得意。

    “該我了。”

    林安也不啰嗦,翻身上了馬,接過了弓和箭囊,跑到了馬道的一邊,順道遠遠地給看臺上的包子和梅子甩了個眼色,才將注意力放在了箭靶之上。她手里的馬繩一揚,喊了一聲便是朝著前頭跑了開去。

    在這些冷兵器里,林安最擅長用的就是弓箭和匕首,射箭這種事情對于她來說自然不在話下,不過只是騎馬射箭罷了,就算是再玩一些其他的花樣,林安都絲毫不祛。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林安身上,她雙腳夾緊了馬身,左手握著弓,只用右手抓著馬繩,騎馬的速度比剛才賽馬時沒有減上多少。

    林飛宇看著她手上的動作,眉頭便是皺了起來,“不是吧,這鼻涕蟲連射箭都會?”

    “六哥兒放心,四姑娘就算會射箭,也絕對比不上六哥兒的威武厲害。”

    一旁的下人嘴里吹噓的話剛說出口,那頭林安右手一松馬繩,眼見著快要到了最好射箭的位置,迅速從箭囊中抽出了三支箭,一支架到了弦上,毫不猶豫便是朝著箭靶射了出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農門王妃太彪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双色球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