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1039章 決戰前夕

作者:冰凍的血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趣閣]

    https://om/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二天早上,已經不是御主的間桐雁夜帶著輕松的笑容,離開了愛因茲貝倫的城堡,也就說明他正式的退出了這場圣杯戰爭。

    在愛因茲貝倫的城堡里待了一個晚上,他自然是見到了小櫻,在得知衛宮切嗣一家會收留小櫻之后,他心里唯一的憂慮便煙消云散了,他相信洛天幻的眼光,衛宮切嗣一家會照顧好小櫻的。

    除此之外,洛天幻還花費了一些能量點,讓系統徹底消滅了間桐雁夜體內的刻印蟲,修復了間桐雁夜那千瘡百孔的身體。

    這下子,間桐雁夜就真的是無事一身輕,可以放心的離開了。

    當然,他還是會時不時的回來探望小櫻的。

    在間桐雁夜離開之后,洛天幻要去找衛宮切嗣商量一些事情,便站起身,走在走廊上,來到了一間房間門面前。

    輕輕的敲了敲門,等到門內傳來“請進”聲音之后,洛天幻推門而入。

    “是你啊,有什么事嗎?”

    房間內的擺設是書房的樣式,吸著一只香煙的衛宮切嗣正坐在桌子面前,一邊翻看著桌子上那好幾頁的文件,一邊好奇的看著洛天幻。

    現在,敵人就只剩下Ride

    征服王和A

    che

    吉爾伽美什了,說不定再過個一兩天,這場圣杯戰爭就會迎來最后的決戰。

    大戰在即,衛宮切嗣就算心理素質十分強悍,也有了一些緊張的心情。

    為了增加勝率,衛宮切嗣就一直在翻來覆去的看著桌子上那幾頁薄薄的資料。

    只剩下了兩個敵手,但是那兩位敵人都是極其強悍的存在,就算是衛宮切嗣知道自己這邊有好幾個極其強悍的從者,但仍然有些擔心。

    桌子上煙灰缸里的一堆煙頭表明了他現在的心情。

    “你是在擔心伊莉雅她們嗎?”洛天幻沒有回答衛宮切嗣的問題,只是靠在門板上,推著眼鏡,問了一個問題。

    “算是吧。”衛宮切嗣沒有想到眼前的從者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但是他也沒有隱瞞,就這么承認了。

    “這場圣杯戰爭里,我最擔心的便是伊莉雅還有愛麗的問題,我希望讓她們回到德國,這樣的話,無論是圣杯戰爭的結果如何,她們都不會受到威脅,我也可以安心了。”

    衛宮切嗣對著洛天幻傾訴著自己的顧慮,或許是因為信任對方的原因,他倒是沒有隱瞞什么。

    “但是我沒想到的是,她們竟然會這么堅決的來到這里。這反而讓我不知所措,我不知道,一旦這場戰爭輸了,愛麗她們會怎么樣。”

    說完,衛宮切嗣不由地輕輕嘆了一口氣。

    為了這場圣杯戰爭,他承受了太多的壓力。

    原本,對于這位魔術師殺手來說,成為圣杯戰爭的勝利者,這是他唯一的愿望,但是這個愿望卻會讓他的妻子死去,他會親手害死自己的妻子,這樣的壓力一直壓迫著他,使他喘不過氣來,這也是為什么他一開始會對阿爾托莉雅這么冷漠的原因。

    但是,后來發生了太多的變故,在得知了圣杯的真相之后,他放棄了自己的夢想,改變了自己的目標,決定逆轉自己妻女的命運,破壞圣杯。

    只不過,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妻子竟然這么堅決的和他一起奔赴戰場,大起大落之下,就算是他,也會有著相當大的壓力。

    “放心吧,這場圣杯戰爭,我們是不會輸的。”洛天幻淡定的說道。

    “希望如此吧。”衛宮切嗣苦笑了一聲。

    看了看洛天幻,這個時候,衛宮切嗣忽然想要得知在原本的歷史之中,這場圣杯戰爭之后的事情。

    “說起來,我好像一直沒有問過你,在這場圣杯戰爭之后,伊莉雅她們都會怎么樣了?”

    沒想到衛宮切嗣會突然問起了這個有些敏感的問題,洛天幻不禁愕然。

    “如果是說關于伊莉雅的事情嘛,因為你沒有遵守與伊莉雅的約定,再加上愛因茲貝倫家族的洗腦,所以在十年后開始的第五次圣杯戰爭之中,伊莉雅非常恨你,說你是愛因茲貝倫家族的叛徒。”

    聞言,衛宮切嗣的表情微微有些變化,而洛天幻則是繼續說道。

    “那時候,你已經在這里定居了,并且收養了一個養子,就是那個衛宮士郎,然后你經常去德國的愛因茲貝倫城堡,希望能救出伊莉雅,但都未能如愿。”

    “畢竟,在原本第四次圣杯戰爭的最后關頭,你發現了圣杯的真相,用令咒強制阿爾托莉雅破壞圣杯,這對愛因茲貝倫家族來說,無異于是一種背叛,愛因茲貝倫家族沒有下令追殺你就已經很不錯了。”

    “更何況,那時候的你,因為過度的使用魔術,已經逐漸失去了施展魔術的能力,身體也在一步步的走向衰弱,手腳萎縮,視線開始模糊,與重病的病人人沒有什么區別。這樣的你,別說是進入森林的結界了,就連尋找結界的結點都十分困難,只能在風雪中彷徨,一直等到死為止。”

    “這樣啊……”衛宮切嗣面無表情的應了一聲,吸了一口煙,面色沉重,不知道在想什么。

    洛天幻靠在門板上,繼續說著:“而關于你的養子衛宮士郎嘛,他非常崇拜你,在他看來,你是一個最偉大的人,而且他也一直在以你為目標而前進著。”

    “在他意外的加入了圣杯戰爭之后,也探知到了更多當年的真相,最終,他救下了伊莉雅,也摧毀了圣杯,但是伊莉雅作為圣杯的容器,當時的身體狀況已經非常虛弱了,之后的事情,不用我說,你也應該知道了。”

    伴隨著洛天幻靜靜的訴說,衛宮切嗣一直沒有什么動作,只是一支又一支的吸著手中的香煙。

    房間里,煙霧繚繞。

    “偉大嗎?我可稱不上是偉大啊。”自嘲的笑了笑,衛宮切嗣掐滅了手中的煙頭。

    洛天幻聳聳肩:“或許吧,但是他繼承了你的理想,什么成為正義的伙伴,我感覺他很傻很天真。”

    “啊,確實是很天真。”衛宮切嗣苦笑一聲,抬起眼眸,看向洛天幻:對了,你還沒說你來找我有什么事呢。”

    “也沒什么,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接下來的事情,我想在今晚就結束圣杯戰爭。”

    聞言,衛宮切嗣不禁怔了一下,隨后點點頭,示意洛天幻繼續說下去。

    ……

    很快,夜幕降臨。

    這一夜,冬木市的天氣十分異常,前所未見。

    持續了好幾天的北風嘎然而止,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似的。

    入夜之后,氣溫不僅沒有下降,反而直線上升,積雪融化,空氣的濕度隨之升高,到了最后居然出現了絕不應該在這個季節出現的海市蜃樓現象。

    這種高溫多濕的天氣只限于以冬木市為中心的極小部分區域,就連氣象播報員都無法說明原因,這讓市民原本就有所感受的怪異預感越來越強烈。

    相繼發生的幾起都市游擊戰事件以及凄慘的變/態殺人事件、幼兒失蹤事件,這些事件依然被迷霧籠罩,毫無線索。

    在夜間戒嚴令還不知何時能解除的情況下,再加上大前天在河川發生的災害,人們被連日來的怪異事件弄得神經緊繃,身心俱疲,就連天候的異常感覺都像是大災厄即將來臨的預兆一樣。

    而只有經歷過戰爭的人才知道,那是大戰來臨的征兆,是最后的平靜。

    晚上,愛因茲貝倫這邊,一行人準備出發了。

    衛宮切嗣再次檢查了一遍武器,尤其將剩下的幾十枚起源彈收拾起來。

    今晚就是最后的決戰了,在今晚過后,大圣杯即將被永久的解決。

    翻閱了愛因茲貝倫家族關于圣杯儀式所有的資料,衛宮切嗣有信心將它完全破壞掉。

    畢竟,破壞某一樣東西比建造某一樣東西要簡單的多。

    “舞彌,你在這里待命,保護好小櫻和伊莉雅她們。”回頭看著自己身后的幾人,衛宮切嗣的眼中閃過一絲決然。

    說完了這些話之后,衛宮切嗣來到了伊莉雅的身前,臉上帶上了很少有的溫柔表情。

    “伊莉雅,在家好好的跟媽媽在一起,等爸爸回來,到那時,我們再去找胡桃芽吧。”

    “嗯,切嗣要向伊莉雅保證,不許撒謊。”伊莉雅仿佛察覺到了什么,可愛的小臉上露出了些許凝重的表情。

    “啊,我不會撒謊的,到時候一定要讓一下爸爸啊。”帶著溫柔的微笑,衛宮切嗣摸了摸伊莉雅的頭頂,做出了這樣的保證。

    而在樓上的房間之中,洛天幻和蕭冰離看著眼前的小櫻,進行著臨行前的告別。

    “小櫻,大哥哥大姐姐要暫時離開一下,你在家里好好呆著,要聽其他人話,等我們回來后,一切就都結束了。”

    對此,小櫻只是乖巧著點著頭。

    她知道,現在的她沒有什么地方能夠幫助到眼前的大哥哥大姐姐,那么她只能乖乖的聽他們的話,照顧好自己。

    做好了一切準備之后,洛天幻、蕭冰離、衛宮切嗣和阿爾托莉雅以及愛麗絲菲爾都出發了。

    原本,衛宮切嗣是不想帶上自己的妻子的,擔心會出現什么意外情況,可愛麗絲菲爾想要和衛宮切嗣一起戰斗到最后,就一直纏著衛宮切嗣,沒辦法,衛宮切嗣拗不過,就只好帶愛麗絲菲爾一起去了。

    洛天幻和蕭冰離靈體化,而衛宮切嗣、愛麗絲菲爾和無法靈體化的阿爾托莉雅三人則是直接開車前往東木市的郊外,到一座叫做“圓藏山”的山上。

    每一名參戰的御主都知道,在圣杯戰爭的最后,圣杯就會降臨,但他們卻不一定知道圣杯會降臨在哪里。

    只有“御三家”的家主和教會的監督者知道,圣杯不會主動降臨,而是需要在有著足夠靈氣的地點舉行召喚儀式,才能將圣杯召喚出來。

    在冬木市當中,有四處地方有著足夠的靈氣,可以當作召喚圣杯的地點。

    首選的靈脈節點當屬擁有天然大洞窟“龍洞”的圓藏山,以羽斯緹薩為基盤的大圣杯就設置在這里,作為只有御三家知道的秘密祭壇,從一百八十年前開始,這里就是最佳場所。

    遠坂家作為土地的提供人,原本握有可將最佳的靈脈靈脈節點當成自己據點的優先權,但是圓藏山中充斥的魔力過于強大,不適合當作培育下一代魔術師的生活地點,因此他們只能退而求其次,在第二處靈脈節點定居,也就是現在的遠坂宅邸。

    那里雖然不比大圣杯,卻也有足夠的靈力支援可以讓圣杯降臨。

    第三處靈脈節點當初雖然讓給遷居而來的瑪奇里家,但是因為后來查出土地靈氣與家族的屬性不合,所以間桐宅邸移到別的地方,原本的靈脈由后來介入的圣堂教會占有,也就是現在冬木教會所在的山丘上。

    雖然位于隔著一條河的新都郊外,而且也遠離圓藏山,不過那里的靈氣并不遜于第二靈脈。

    第四處靈脈節點原本并不存在于這片土地上,而是經由魔術的加工調整三處靈脈,產生微妙變異的大源魔力流動,經過一百多年的累積,形成聚集于某一點的結果,也就是后天產生的靈地。

    經由之后的調查,確認這里具有足夠的靈氣可以舉行召喚圣杯的儀式,從第三次圣杯戰爭開始,就有人把這裡當作候補地點。

    現在這個地點就位于新都新興住宅區的正中央,蓋了一棟全新的市民活動中心。

    在這四個召喚圣杯的地點之中,洛天幻理所當然地選擇了圓藏山,倒不是執著于什么第一,第二,第三,而是因為那里是唯一的選擇。

    第二處靈脈節點是遠坂時臣的據點,而且在遠坂時辰死后,這個地方很有可能會落入言峰綺禮手中,所以不合適。

    第三處靈脈節點是遠坂時臣的盟友的據點,也同樣落入到言峰綺禮的手中,同樣不合適。

    而第四處靈脈節點的靈氣原本就比其他三處低,又處于人口密集區,如果在那里舉行儀式,會引起很大的騷動。

    在原著的的最后,言峰綺禮選擇在這里召喚圣杯,結果造成了一場巨大的火災,奪走了無數人的生命,包括第五次圣杯戰爭的主角,衛宮士郎的親生父母在內。

    只要是三觀正常的人,都不會選擇這里。

    所以,洛天幻只能選擇圓藏山了,準確的說,是在圓藏山山頂的柳洞寺。

    選擇柳洞寺,除了因為這里靈氣最高,最適合召喚圣杯以外,還有兩個好處。

    第一,人跡罕至。柳洞寺不是什么香火旺盛的寺廟,寺內的僧人修行艱苦,人數不多,更不懂神秘。

    第二,易守難攻。柳洞寺周圍架設有強力的結界,以柳洞寺為中心,覆蓋整個圓藏山。

    結界的作用是強力驅靈,身為靈體的從者也只能從山門進入,如果在山門處布置防御,那就是真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事實上,在第五次圣杯戰爭中,Caste

    美狄亞就是這么做的,派遣違規召喚的偽Assassi

    佐佐木小次郎鎮守山門,只要佐佐木小次郎不死或者不放人,就沒人能進入柳洞寺。

    一行人到達了圓藏山山頂的柳洞寺,只花了半個小時便將所有的僧侶給催眠了,并把這些僧侶集中在了一處離召喚儀式最遠的廂房之中,以免他們受到波及。

    在柳洞寺周圍做好準備之后,洛天幻便想辦法吸引Ride

    征服王和A

    che

    吉爾伽美什的注意力。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兌換傳奇戰記》,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双色球什么是胆拖